战将|独臂将军晏福生

来源: 解放军报作者: 孙彤责任编辑:王凤2022-07-10

陈列在甘肃省礼县龙池湾战役纪念馆里的晏福生塑像。 马建伟 摄

新中国的开国将帅们无一不是从硝烟中走来,无一不是经过战火的淬炼。在共和国的开国将军中,仅独臂将军便有九位。他们身经百战,九死一生。这其中就有晏福生。

革命生涯从安源开始

晏福生(原名晏国金),1904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17岁时,因家中生活实在难以为继,他背井离乡来到江西安源煤矿。1923年,晏福生参加了安源工人俱乐部和工会。当接触到马列主义时,他就像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曙光。不久,他被选为工人代表,投入同路矿当局的斗争中。

1925年9月,安源路矿当局勾结军阀制造了“九月惨案”,晏福生被迫离开安源回到醴陵。当时醴陵农民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,他立即投身农民运动,参加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。1927年7月,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北伐战争开始后,晏福生回到安源担任工人纠察队队长。他和大家一起积极维持路矿生产,挫败了买办资本家停工停产、阻挠革命的阴谋,有力支援了北伐战争。

1927年,长沙因“马日事变”陷入白色恐怖之中。为了保卫革命成果,晏福生带领安源工人纠察队和萍乡农军1000余人参加了围攻长沙的战斗。随后,敌人围攻安源,他和纠察队队员奋起反击,同敌人顽强周旋10多天。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,党组织决定让他参加红军。1928年11月,晏福生回到安源担任秘密交通员,为湘东特委和井冈山根据地递送情报,护送来往同志。1933年6月中旬,根据中革军委指示,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团在永新县沙市成立,下辖第17、第18师。晏福生任第17师第49团特派员。

在红6军团西进途中,第49团作为前锋,折回湘西,西进贵州,迂回北上,打破了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。1934年10月24日,红6军团与红3军在贵州省印江县木黄会师。会合后,红3军恢复红2军团番号。此后,红2、红6军团统一行动,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。

长征途中的两次追悼会

11月,红2、红6军团发起湘西攻势,占领永顺县城。接着,国民党军以新编第34师3个旅共1万余人,逼近永顺城。红军主动弃城北移,诱敌深入。贺龙等决定在龙家寨以北的十万坪谷地设伏歼敌。晏福生与团长吴正卿率第49团作为主力参加了战斗。晏福生在指挥第2营冲进寨头时,发现一股敌人突破红军包围往西逃窜。晏福生来不及调动部队,立即带着警卫员急追。

战斗结束后,晏福生和警卫员下落不明,大家都以为他们牺牲了。当时战况紧急,部队要马上转移,吴正卿将全团指战员集合在一起,决定举行一个简短的追悼会。就在追悼会进行之时,晏福生和警卫员扛着缴获的枪支,押着几个俘虏进入会场。大家都愣在那里,晏福生看着战友们窘迫的样子,自己先乐了:“敌人还没有消灭,革命还没有成功,阎王爷不愿意收我呢!”一场虚惊之后,大家禁不住开怀大笑。

紧接着,“死而复生”的晏福生率第49团,协同其他部队连克桑植、大庸等县城。1935年2月底,第6军团重建第18师,晏福生任政委。11月,晏福生又调任新组建的第16师政委。这时,蒋介石集结重兵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发起猛攻,红2、红6军团决定实行战略转移。1936年7月,由红2、红6军团与红32军在甘孜组成的红二方面军,与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。

10月4日,第16师作为右纵队前卫,在师长张辉、政委晏福生带领下,为军团开辟前进通道。5日,进至天水娘娘坝镇时,张辉不幸牺牲,晏福生率部继续北进。7日,第6军团在罗家堡与胡宗南的主力遭遇,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,晏福生率第16师浴血奋战,成功掩护主力转移到安全地带。就在他指挥部队边打边撤时,右臂被炸伤。警卫员赶紧把他扶到隐蔽处包扎伤口。从隐蔽处出来后,他们才发现与部队失散了。这时追兵将至,晏福生命令警卫员带着文件包和武器追赶部队,自己暂时隐蔽起来。

军团政委王震得知晏福生负伤下落不明的消息后,立即派人返回罗家堡寻找,但找遍当天同敌激战的每个山头和土沟,均未见到晏福生的身影。当部队到达渭河北岸,暂时摆脱了尾追之敌,王震为晏福生举行了追悼大会。然而,10月下旬,晏福生居然再次“死而复活”,拖着断臂追上部队。

原来,警卫员走后,他挣扎着爬到山下,躲进一座破窑洞里。天黑后,他敲开一间茅屋的门。房主见晏福生负了伤,便把他扶进屋。第二天,晏福生将仅有的两块银圆留给房主,换上一身旧衣,将右臂用布带吊在胸前,左手拄棍,艰难地向北追赶部队。

4天后,晏福生来到渭水河畔的五十里铺附近。这里被国民党军控制着。急于追赶部队的他蹚过湍急的河水向对岸游去。接近北岸时,他被巡逻的敌人发现。晏福生冒着弹雨,奋力爬上北岸,摆脱了敌人。

由于伤口化脓溃烂,晏福生当时发着高烧。经过半个月跋涉,他以惊人的毅力在通渭县境内追上了红四方面军第31军的一支部队。由于他当时身着便装,拖着断臂,该团官兵无法确认他是第16师政委。

正当晏福生苦于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时,在该团团部,他遇见了老上级萧克。两人此时相见,感慨万千。萧克立即派人将晏福生送往红四方面军总部医院进行救治。红四方面军总部卫生部长苏井观和医生刘朋来、陈仁山等人为他做了截肢手术。

南泥湾的生产英雄

1938年3月,八路军第359旅第717团政委刘礼年在战斗中牺牲。前方需要干部,毛泽东想到了正在抗大学习的晏福生。抗大结业后,晏福生任八路军第359旅第717团政委。随后,他率部东渡黄河,开赴抗日前线。

1939年8月,为了加强陕甘宁边区的保卫,第359旅调回延安。晏福生率部投入保卫边区的战斗。1941年初,第717团随第359旅进驻南泥湾屯田垦荒。全团机关人员纷纷上了开荒第一线,一天下来全团就多开荒地20多亩。

1942年春天,朱德、贺龙等来到南泥湾视察。广大指战员经过一年的奋战,解决了吃饭问题,同时开展了手工业、运输业、商业等服务行业,使南泥湾面貌焕然一新。朱德称赞南泥湾是“陕北好江南”,贺龙欣然给第717团题词“铁的七团”,以资鼓励。当时,陕甘宁边区政府还奖励了22名生产英雄,晏福生名列其中。

浴血黑山阻击战

1947年8月,晏福生任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第28师政委。1948年10月15日,锦州解放。廖耀湘指挥所辖5个军组成的西进兵团,向关内撤逃。东北野战军总司令部命令第10纵队坚决阻击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于黑山、大虎山以北地区,以使攻打锦州的东野主力回师围歼廖兵团。战斗即将打响。在第28师动员会上,晏福生说:“即将到来的战斗,必然是一场极残酷的浴血战!我28师全体指战员誓与阵地共存亡,让敌人在黑山阵前尸横遍野!”

24日,廖耀湘集中7个师(旅)兵力,在200余门重炮和200余架次飞机的火力支援下,向黑山、大虎山发动全线攻击。我军伤亡惨重,101高地等相继失守,形势非常严峻。晏福生与师长贺庆积研究决定,在高地设立一线指挥所。全师指战员士气昂扬,打退敌人连续发起的3次冲锋。随着战局越来越紧张,黑山防线危如累卵。第10纵队司令员梁兴初直接来到第28师前线。晏福生对梁兴初说:“我们立军令状,一定把阵地夺回来!”梁兴初放下手中的望远镜,目光转向晏福生:“军中无戏言!我调1个营来增援你们。”

晏福生把师部非战斗人员组织起来,编成两个连,配合第30师的1个营火速增援前线。18时50分,丢失的阵地又被英勇的第28师第3次夺了回来。26日凌晨5时,第10纵队接到东总电报:“东进主力已到达,敌已向东溃退,望即协同主力动作,从黑山正面投入追击。”至此,第28师黑山阻击任务胜利完成。

战后,政委晏福生和师长贺庆积来到101高地。此时的101高地已被炮火硬生生地削去2米,山上的树木和石头都被硝烟熏染得漆黑,还有遍布的烧焦的尸体,成了名副其实的黑山。两人摘下军帽,久久地站在高地上,向牺牲的战友们致哀。

1955年,晏福生被授予中将军衔,荣获一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毛泽东曾感慨道:“中国从古到今,有几个独臂将军?旧时代是没有的,只有我们红军部队,才能培养出这样的独特人才!”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