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寄情丨妈妈掌心的温度,是触及心底的暖流

来源: 中国军网作者: 程小冬责任编辑:丁杨2018-02-17

程小冬和妈妈在上海外滩。作者提供

3

龙应台在《目送》中说过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,不必追。

是啊,入伍以后,和爸妈聚少离多,每次回家都能在村口看到妈妈张望的眼神。记得有一年下大雪,我放寒假回家,下了公交车我惊呆了,村头到镇上的路完全被白雪覆盖了,积雪厚度足足有10公分,要知道这段距离差不多有4里路啊!就在我感到绝望之时,一个黑影正向这边移动,是妈妈!她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中跋涉,一阵大风吹掉了她的头巾,挂在了树枝上,她走到树下,一只手扶着树,另一只手拿着伞踮起脚尖用尽全身力气才把头巾勾了下来,然后重新系好。看到日夜思念的妈妈,我发疯似地跑过去,走到她跟前的那一刻,眼睛一下子湿润了。她赶紧脱掉手套,捧着我早已冻僵的手哈了会儿热气,然后催促我把手套带上。那一刻,真的感到妈妈对我的这种爱此生无以回报,唯有感动,搁在心底。

在家的每一天都是幸福而温馨的。妈妈总会变着花样给我和弟弟做好吃的,吃早饭前会把热水烧好留着给我们洗脸,每次离开时她都会站在村头目送我远去,直到背影消失在路的拐角处。

4

月凉如水,皎洁的月光透过办公室的窗户洒进来,带来阵阵寒意,我搓了搓手,像妈妈一样捂住了自己的耳朵,暖意像墨汁一样,在我身体里丝丝点点的渲染开来。

不知不觉中,我发觉我们彼此的角色对换了,暮年的父母回归“孩子”,而我们换做“父母”。从童年、少年到现在,母亲付出了多少,我已无法用记忆来叙述,心灵里安放着的是她掌心里的温度,虽然微弱,却刻骨铭心。

终于懂得,人生的许多感悟必须经过岁月的沉淀方有切身体会,没有捷径可走。浓厚的亲情,不仅是物质的尽力给予,也不仅是问候的周到礼貌,它更需要双方心灵的参与,需要彼此的细心捕捉和认真收藏。

最后,我想把这首很温暖的小诗送给大家——

瀑布的水逆流而上

蒲公英的种子从远处飘回,聚成伞的模样

太阳从西边升起,落向东方

子弹退回枪膛

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

我交回录取通知书,忘了十年寒窗

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

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

关掉电视,帮我把书包背上

你仍在我身旁。

多牵父母的手,多陪伴他们吧,一如儿时的父母对我们。(程小冬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